彩票在线

  • <tr id='IRTdH9'><strong id='IRTdH9'></strong><small id='IRTdH9'></small><button id='IRTdH9'></button><li id='IRTdH9'><noscript id='IRTdH9'><big id='IRTdH9'></big><dt id='IRTdH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RTdH9'><option id='IRTdH9'><table id='IRTdH9'><blockquote id='IRTdH9'><tbody id='IRTdH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RTdH9'></u><kbd id='IRTdH9'><kbd id='IRTdH9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RTdH9'><strong id='IRTdH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RTdH9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RTdH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RTdH9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RTdH9'><em id='IRTdH9'></em><td id='IRTdH9'><div id='IRTdH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RTdH9'><big id='IRTdH9'><big id='IRTdH9'></big><legend id='IRTdH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RTdH9'><div id='IRTdH9'><ins id='IRTdH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RTdH9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RTdH9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RTdH9'><q id='IRTdH9'><noscript id='IRTdH9'></noscript><dt id='IRTdH9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RTdH9'><i id='IRTdH9'></i>
                中国工业报主办㊣单位 中国工业经【济联合会
               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
                主办单位 中国工业报社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

                生物质√能产业化提速 管理职能分散、资金短缺问题凸显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源 : 中国工业新闻
                2021年12月16日 19:44

      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    ×

                微〗信扫一扫
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工业报 余娜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“双碳”目标下,高比例可再生能源成为◣能源转型的基本方向之一。作为最重要的可再〓生能源,生物质能通过发电、供热、供气等方式,广泛应用于工业、农业、交通、生活等多个行业,并在供热、发电调峰、合成材料等≡领域快速发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受传统¤生物质能(土灶台燃烧薪柴)‘脏乱差’影响,整个社会,特别是各级政府对发展生物质能的重要性认识不足,甚至个别地〇方把生物质燃料当作仅次于散煤的高污染燃料『,采取限▲制发展政策。”在近日召开的2021(第三届)全球生物质能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,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长史玉波表示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同时指出▂,目前产业发展单靠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进行支持,随着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补贴缺口越来越大,资金短缺已严重制约了产业的发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开发规模不断扩@大 政策体系日益完善
                  自2006年《可再生能√源法》生效以来,我国建立了由法律法规、发展规划和行业扶持政策措施构成的较为完〖整的生物质能源政策框架,特别是采取了ξ 强制收购、产品补贴、税收优惠和费用分摊等一系列经济激励政策,基本涵盖了生物质发电、沼气、成型燃料和生物液体燃料等各个领域。生物质相关标准等政策的出台,有力地促♀进了生物质能产业全面发展。
                  来自《生物质能发展潜力蓝皮书》的数据显示,生物质资源年产34.94亿吨。其中,秸秆可收集量6.94亿吨,畜禽粪便18.68亿吨,林业剩余物3.5亿吨。
                  截止2020年底,我国已投︼产生物质发电并网装机容量2952万千瓦,年提供的清洁电力超过1100亿千瓦时。 生物质清洁供暖面积超过3亿㎡。目前建成大型沼气、生物天然气工程7700余处,年产气能∮力13.7亿立方米,供气 47.8余万户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以《可再生能源法》为基础,我国已初步建立了支持生物质能产业发展的政策体系。 针对不同技术,分别出台了各类生物质能产业发展政策。在政策的◤支持下,产业实现了快速发▃展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任东明表示,“随着产业发展具体情况的变化,政策处于不断变╱化和调整之中。未来,生物质政策调整将顺应新的形势发展要求,着力于发挥生物质能自身优势,力求使之在‘双碳’目标实现、推动能源转型、服务乡村振兴等方面发挥主导作用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王大鹏坦言,作为可再生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,我国生物质能开发利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是开发规模不断扩大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生物∏质能装机规模增长了近两倍。生物质天然气年产量达到1.5亿立方米,生物质成型燃料年利用量达到2000万吨。
                  二是利用水平显著提升。2020年,全国生物质发电年发电量达到1326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约19.4%,为约1.8亿城乡居民提供了一年的绿色生活电力。全国↘生物质能年利用量折合约5000万吨标准煤以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三是政策体系日益完善。以《可再生能源法》为基础,可再生能源发电份额保障〓性收购管理办法出台,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稳步实施,市场化竞争性配置有序推进。此外,国家能源局还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《关于促进生物天然气产业化发展的指导意见》等政策,有序推动生物智能多元化开发利用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生物质发◣电处于下风  管理职能过于分散
                  生物质能发电与水电、风电、太阳能发电,并列为我国四大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。相比早已实↑现商业化运营的水电,以及快速进入平价时代的风电、光伏发电,生物质能发电成本居高不下,且有不断上涨的趋势。在发电领域的市场竞争中々,生物质发电明显处于下风。
                  任∞东明建议,生物质能应实现多元化和差异化发展。以多元化的技术优势,拓展多元化的市场。除发电外,应积极发展供热、液体燃料、固体颗粒燃料等卐卐。选择合适的地点进行发电布局。在某些生物质能丰富,而水电、风电、太阳能存在发展障碍的地区适当布局生物质◆发电。在风电、太阳能丰富的地区布局生物质发电提供调峰↑电源。在煤电较多的地区布局生物质发电替代煤电提供基荷。
                  作为国际公认的零碳可再生能源,生物质能具有绿色、低碳、清洁⌒等特点。生物质资源来源广泛,包括农业废弃物、木材和森林废弃物、城市√有机垃圾、藻类生物质以及能源作物等。 
                  “生物质废物来源广泛、产量巨大,但管理∑ 及利用水平较低;我国生物质废物资源化技术总体ξ 仍处于跟跑阶段。”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分析,“生物质废物减污降碳协同增效潜★力巨大。生物质废物降碳应以CH4和N2O减排为重点。在生活垃圾填埋场分流整治上,应收集利用甲烷减污降碳,华东、华中、华南存量垃圾填埋场∞治理具有较大碳减排潜力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在史玉波看①来,目前生物质能发展存在主要存在四大问题,即对生物质能认识有待提高,部门协调仍需加强,发展责任主体需♀进一步明确,支持政策有待创新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生物质能管理职能较为分散,发改、财政、能源、环境、农业、住建、林草等均有相关职能,管理职能过于分散,不能Ψ形成有效合力。发展责任主体需进一步明确。在产业∴发展中,需充分考虑生物质能利用的环境、民生效益,应按照《关于构建现代环境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》要求,明确主要由地方财政承担环境治理支出责任,并按照【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原则,在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,完善转移支付制度改革中统筹考虑地方环境治理的财政需求,才能促进生物质能产业高质量发展。”史玉波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顶层设计有待¤完善 战略地位亟需提升
                  生物质能⊙产业化提速的当下,如何完善系统规划?搭建良好的政策体系?不少专家从多个角度给出了建议。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工程院☆院士、原副院长,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,国家气候变化专∏家委员会顾问杜祥琬认为,应提高认识,提升生物质能在能源转型中的战略地位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生物质能利ω用兼具经济效益、环境效益、社会效益和气候效益,应将生物质能〗的地位提升至风、光、地热一样,并制定相关发展战略。”杜祥琬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史玉波也建议,完善生物质能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。应从国家层面明确生物质能发展在推动乡ω 村振兴、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的定位,建立健全有关部门分工负责、协同推进生物质能发展的工作机制,构建政策支持体系◆,形成工作合力,促进◎生物质能可持续健康发展。 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要提升对生物质能绿色零碳属性的认识。生物质能是重要的可再生能源,具有绿色、低碳等优势,是我国可再生能源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;要建立有机废弃物有偿处理机制】。按照‘谁产生谁付费,谁污染谁付费,谁处理谁受益’模式,逐步形成对畜」禽粪污、餐厨垃圾、以及其他有机废弃物处理收费的机制,以市场化方式建立安全高◤效的原料收集体系。”史玉波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农业大学生物质工程中心石元春提醒,“在我国,生物质独特的碳中和特性和负碳排放功能,以及生物性碳捕获与留存尚未被广泛认识,需要上上下下更新观念,吸取国█际成功经验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应制定相关激励政策,大力推广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和BECCUS;充分利用有机废弃物,扩大边际△土地种植能源植物(灌木,草类,林);挖掘生物性碳捕获与留存的巨大潜力;真正落实对沼◇气-生物天然ㄨ气的政策支持;加大纳入碳排放权交易的生物质特别是甲烷减排的份额。”石元春建议。
                159-1049-4210
                cin1346@126.com

                微信

                微博

                头条

                直播

                快手

                抖音